我超甜的。

他一生追逐太阳。

【深海】或许他死了,可能也活着。

瞎猎豹写了一点,没有写完。

陈深靠在墙边点燃了一支香烟,是唐山海看不上的那一款,白色的烟雾飘散在空中,飘散在他看不见的黑夜里。
他刚才杀掉了一个人,或者是好几个,情况有些乱,他数的不大清楚,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死。
那些人是他的同胞,他们的姓氏是一样的,他是不愿意这样的,但他却动了手。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形势,形势要他们去死。
他突然的,不可避免的,又一次想起了那个男人——唐山海,他突然很迫切的,想要见到他,这不是第一次,但他知道这绝无可能。
他用皮鞋碾灭了那支还没有来得及燃烧完的香烟,然后叹了一口气,很轻,基本上没有声音。
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画面,通通是有关于那个男人的,他和他拥抱的、亲吻的、针锋相对的,很多很多,他甚至还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他们以前在那家他忘记了名字的旅馆的房间里翻滚的场景。
他走出了胡同,又点燃了一支雪茄,这回是唐山海常抽的那个牌子。他慢慢朝着他的公寓方向走着,没有拦车,也不太想开车,他只是想安安静静的呆一小会,然后允许自己暂时的回忆一下唐山海。
他记得那个男人,他从来也不曾忘记,但他也不太敢回想,毕竟唐山海已经死了——他亲眼看着的,那个男人死掉了。
为了他们的祖国,为了他的信仰。
然后就甘然赴死。有点洒脱。
那是个脾气很倔的男人,总是不听别人的劝,明明是特工,但却更像是一个军人。他很好看,非常好看,并且懂得如何装饰自己,他总是很讨女人们的欢心,却并不留恋于花丛。
修长的手指,透明的玻璃酒杯中摇晃的红色液体,修剪过了的雪茄。
还有西装革履的唐山海。

评论
热度(17)
©我超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