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甜的。

他一生追逐太阳。

【深海】或许他活着,可能也死了。

对今天我还是没有写完

求评论,求红心!

第一发走http://guchengbei.lofter.com/post/1e56109e_e9a1083

第二发走http://guchengbei.lofter.com/post/1e56109e_eebc7c3

 

徐碧城是李默群的外甥女,徐碧城是唐山海的太太,这使唐山海非常迅速的就获得了一些李默群的信任。

陈深深深地看了一眼唐山海,他举起了酒杯,里面装的却是格瓦斯。

唐山海同样在望着他,他的杯子里装着些红酒。

陈深和唐山海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对方了,久到他们两个都要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忘记对方的音容,忘记他们中的那些纠缠不清的陈年旧事。

他们上一次见面其实是在重庆,两个人各自一张调令,谁都马上就要离开这座迷茫的城市。

——陈深被派往延安做卧底,唐山海则要去长沙了。

他们抽了一个时间——其实也算不得抽,毕竟谁也不是在忙。他们坐在茶楼里听了一出戏,内容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被遗弃了。杯子里装的是好茶,但是已经凉了。

几天后就各自启程,谁也没给谁说再见,谁都不敢保证,说自己和对方都能活着见下一次面。

这是1938年的重庆,抗日战争已经开始了。

 

金碧辉煌的地方,酒杯在摇晃,大厅里放着西洋的舞曲,男人搂着女人的腰肢在舞池里摇晃,富贵的太太们坐在桌子前聊着珠宝。

这就是上海,有人在这里醉生梦死,有人在这里穷困潦倒,有人在这里活着,有人在这里死去。

不夜城像一座巨大的牢笼,将多少迷茫的人们关在了这里面。

唐先生和徐小姐也在舞池中央,金童玉女,让多少人艳羡不已。

那你呢?

陈深问了问自己。

 

评论
热度(10)
©我超甜的。 | Powered by LOFTER